我们在这家小小的旅店里休息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都神采奕奕起来,尤其老钟,过去常常都是连夜赶路,也只能在马棚或者下人房里凑合的,第一次外出接活儿居然能有自己的房间,更是睡足了一觉,精神抖擞的去把车赶了出来,在门口等我。

   当采薇扶着我从楼上走下来,老板和店小二再三挽留,让我们多住一个晚上,我婉言谢绝了,还是上了路。

   一来,我不想在路上耽搁太久,二来——听老板说起来,那个人也是在我赶到前来安排的,如果我能快一步赶路的话,说不定可以赶上那个人。

   这样的话,也许不必到京城,我就能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于是,我们的马车很快便行驶上了官道,一路绝尘而去。

   老钟的把式不错,马车虽然跑得快,却也并不怎么颠簸,我坐在车厢里采薇铺好的绵软的褥子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不断随风飘飞的帘子,外面若隐若现的那些熟悉的景致一幕一幕的映入眼帘。

   几年前,我从京城到扬州,是阿蓝和叶飞一路护送,走的也是这条官道。

   那个时候,是为了离儿。

   现在,也是这条官道,也是为了妙言,甚至连心情,都相差无几。

   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离开虽然不向之前那一次,有一些仓皇逃窜的意味,反倒处处被人安排得妥妥帖帖的,甚至身边还有人服侍,但我的心里却多了更多的疑惑不解,对于前路到底会走到什么地方去,走到什么样的程度,我都一无所知。

   甚至于——

   我低下头,看向了手中的那支箭镞。

   花丛中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美的像朵花

   多年前裴元修在我家中中箭,这件事虽然后来提起的时间很少了,但我知道,一直都是他和我心中的一个隐患,或者说隐痛,而现在,有人把这支箭镞送到我的手上,就是已经表示承认当初的那件事是他所为,只是,要揭开这个人的真面目,我还需要乖乖的,舒舒服服的回到京城才行。

   “他”为什么要射杀裴元修,甚至事隔多年,两次动手,是一定要置他于死地的,到底是什么人,和裴元修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而这个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千方百计,让我回京城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在多年之后再度回到京城,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事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抬起头来看向了窗外,前路茫茫,而京城,那个原本是无比熟悉的地方,渐渐的,在我的眼中变得云苫雾罩,迷雾重重了起来。

  

   马车行驶得很快,但我们到达下一处驿站,也已经是暮色降临。

   远远的,看到前方那座土楼上摇晃着两盏殷红的灯笼,在夜色中好像一双眼睛,在期盼着什么,我们的马车行驶了过去,看见街道两边的许多商家都已经关门歇业了,毕竟这里前后都没有村镇,也不会有多少人大半夜的来这里。

   但,还是有一家旅店,大门依旧大打开,一个店小二站在门口,翘首望着。

   当我们的马车停在门口的时候,那店小二急忙迎了上来,一看见采薇扶着我下了马车,立刻眼睛都亮了,陪笑着道:“这位可是扬州来的青婴夫人?”

   我点了点头。

   那店小二立刻松了口气似得,急忙做出请我们进去的手势,殷勤的道:“小店已经为夫人准备好了酒菜和上好的房间,夫人快请,夫人快请!”

   我们跟着他走进了旅店。

   也跟之前一样,已经有人来交代过,并且也付了银钱,店家给我们准备好了酒菜,热水,和两个房间,这一次我没有太多的询问,用过酒菜之后,跟采薇两个人稍事清洗了一番,便上床睡觉了。

  

   接下来的路程,不需赘言。

   几乎每天都是如此,赶了一天的路,当我们到达一处驿站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已经预先安排了旅店,好一点的地方甚至会给我们从酒楼叫来美味的酒菜,我们继续不需要为这些事情劳心,这样一来,路途也就显得轻松了很多。

   只是,不管我们怎么往前赶路,都没有赶到那个给我一路沿途安排的人的前面。

   似乎,那个人的脚步刚刚好,不快不慢的,让我们追不上,就正好为我们安排下了一切。

   时间一长,我也放弃去追赶那个人了,毕竟只要一到京城,那个人一定会露面,既然现在没有出现,必然是因为还没有到“他”认为应该相见的时候。

   这样想来,我也放松了心情,毕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等到了京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于是,就这样继续上路,不知不觉,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我们离京城越来越近。

   离京城越近,我的心情也就越复杂,诚然,是越来越靠近妙言了,但也越来越靠近曾经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接连几天晚上,我都做了很深很乱的梦,几乎将我魇住醒不过来,而在那些梦境里,人和事我几乎都忘记了,唯一清洗的,是周围高耸的墙,将我牢牢困住。

   也许,繁华的京城,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牢笼吧。

   不过,和我不同,从小就生活在江南的采薇对京城却是非常向往的,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也越来越干燥,她意识到我们离京城已经很近了,每天都非常兴奋的趴在窗边,看着外面那和温润灵秀的江南迥然不同的风景,北方的山很粗糙,北方的风也很凛冽,这一切对于一个江南来的小姑娘,无异是极大的冲击。

   这一天,她又趴在窗边往外看,凉风很快便灌进了车厢里,将之前寥寥的暖意冲散了,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回头一看,我的脸色都有些发白,急忙过去翻出一条毯子给我披上,连连说道:“对不起,夫人,是我忘形了。”

   我淡淡的摆了摆手:“没事,我也想看看外面的风景。”

   这么一说,她又兴奋起来,沉着窗帘一摇一晃的间隙往外看着,然后说道:“刚刚老钟说,再走一会儿又要到下一处驿站了,夫人,你说,是不是又有人给我们准备好了上好的房间,还有酒菜啊。”

   我淡淡的扯了一下唇角。

   这一路走过来,都是如此,已经不用去猜了。

   她屈起两条腿坐在我的身边,将下巴放在膝盖上,想了一会儿,说道:“夫人,到底是什么人,对夫人这么好,一路上这么照顾夫人呢?”

   我淡淡道:“我也不知道。”

   “是夫人以前在京城的朋友吗?”

   “……”

   朋友?

   我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只是回想一下,我虽然在京城度过了自己生命中最好的那一段岁月,却并不是最好的时光;而且,与我相交的那些人几乎都是身居深宫,不可能把手伸到江南,为我一路安排。

   采薇却兴奋不已,自顾自的说道:“那个人,一定很希望夫人回京城。”

   我淡淡的笑了一下,刚想要说什么,可我的脑海里更快的,却浮现出了另一句话——

   的确,有些人也许会希望我回京城。

   但,还有些人不希望我回京城的!

   我现在这一路北上,是顺应了自己的心情,也顺应了其他人的心愿,可总有人,当年是希望我离开京城,现在我回来,他们又会做何感想呢?

   想到这里,我的眉心不由的微微的皱了起来。

   采薇看着我的样子,刚要说什么,外面的老钟已经大声的说道:“夫人。”

   我定了定神:“嗯?”

   “前面,就是河北境内了,我们到河北了。”

   “哦……”

   进入河北,离京城也就越来越近了。

   而且,官道上也越来越热闹,很多的马车行人来往,丝毫没有这一个多月在路上的寂静无聊。我说道:“我记得还有一段路才到驿站。你走快一点吧,不要到的时候太晚,可能人家店家都关门了。”

   老钟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路上,哪有没等到夫人就敢关门的店啊。”

   他这么一说,不仅采薇笑了,连我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的确,这一路上的驿站都被人打点得非常妥帖,不管我们路上耽搁了多久,到的时候有多晚,一定有店家开门到半夜三更等着我们去,而且酒菜床铺也一定是上好的。

   我笑着,只唠叨了一句:“还是早点去为好。”

   “哎!”

   老钟答应着,一扬手中的马鞭,马儿更快的朝前飞奔而去。

   到了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一处驿站,这里大概是因为靠近京城的关系,来往的商旅特别多,驿站也特别的热闹,一路走过去,就跟走在普通城镇的大街上一样,甚至还有些货郎沿街叫卖的。

   我们的马车很快便停到了旅店的门口。

   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店小二站在门口翘首等候着我们,但站定之后往里一看,也就明白了,这里的客人要多得多,老板站在柜台后面,算盘拨得劈啪作响,几个店小二上上下下的跑,还忙不过来。

   不过,看见我们进门了,还是立刻有一个拎着一壶热水的店小二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几位,几位客人,打尖儿还是住店?”

   “……”

   我们几个人都愣了一下。

   平时,如果那些店小二碰上我们,先问的可不是这一句。

   不等我开口,采薇已经说道:“我们从扬州来的。”

   那店小二“哦”了一声,立刻陪笑道:“那几位可一路辛苦了,一定在小店好好的歇一歇啊!”

   “……”

   “几位,先坐下来,用点酒菜?”

   “……”

   我站在门口,隐隐的感觉到不对了。猫咪视频app官网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