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的事儿掰扯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甚至连周,林两家以后的路都预见出了一个大框。周小米这话说得掷地有声,震得郭路的耳朵嗡嗡响。

他抬起眼来仔细的打量了周小米一眼,这小姑娘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说起话来不疾不徐,气定神闲的,仿佛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似的。她把林记和

这翻话要是从一个从商场上摸爬滚打一翻的生意人嘴里说出来,郭路一点也不觉得稀奇。商人都有精明的头脑,独到的眼光,不论看人看事,都得精准才行。在商海中沉沉浮浮一回,有些人,有些事,也早就看透了,合也好,对立也罢,可不就是因为一个‘利’字吗?

眼下这些话,都是由一个九岁的女娃娃说出来的,郭路就不得不重视了。他听得出来,周小米已经料到,等周家铺子一开起来,林家也好,陈平也罢,势必会视周家为眼中钉!不然的话,她不可能说出后面那番话来!这小姑娘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看来是早有打算,只要找到那个能在背后支撑住周家的人,她就随时准备接受林家的宣战了。

郭路不由得想起了楚先生的话,想起了周家那三个天资聪颖过人的孩子。

想着想着,郭路的眼神就变了。

楚先生说过,周家这几个孩子,绝非池中之物,早晚都要飞出去的。郭路相信章楚看人的眼光,听了周小米的话后,心里的那点‘不看好’也消失了。

郭路的表情先是一凝,随之一松,接着便如常的自然起来。周小米知道。郭路的试探到此为止了。

果然,郭路不在谈及林家的事儿,而是很认真的询问周小米关于铺子具体的运作问题,周小米把自己能想到细节都一一讲了一遍,郭路越听眼睛越亮,他已经能够想象到周家未来的生意将会是如何的火爆了。

难怪这丫头想找一个靠谱的靠山,这买卖要是做起来。周家大口吃肉。只怕别人就只能喝汤了,遭人妒忌是免不了得,自然得找一个稳定又有实力的后盾撑着。

“丫头。你可真敢想啊!”换位思考一下,郭路觉得他怕是没有这个丫头的胆量和远见。而且她才多大!九岁,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到处闯祸呢!

“不是我敢想。而是我手里有东西,一定能把我说的这些都做起来!”周小米似笑非笑的看了郭路一眼。意有所指的道:“贵铺少东家家大业大的,我怕一间小小的豆腐店难以入他的眼!搞分红入股嘛,就得有利可图,只怕一年百八十两的利润。还真不够你们少东家看的。所以啊,我就想着干脆来把大的,把酱菜铺。卤味铺子,酒楼都开起来。利润越大,你们少东家的分红也就越多,我家周家的生意才能越稳定不是吗?”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得太透。

郭路却觉得云霆霄有点冤枉,也不知道大公子怎么得罪人家小姑娘了,先前明明是救了他一命啊,怎么现在口气这么哀怨?大公子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了,让人家小姑娘这么直白的损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郭路从来都不觉得云霆霄出手帮周小米是为了赚什么分红!如果说是报答救命之恩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可是郭路心底却又冒出一个想法来,好像云霆霄做这一切跟救命之恩也没啥关系。

不管怎么说吧!眼下楚先生在周家安然无恙的生活了两年,一切安好!而周小米这姑娘又两次救了大公子!两人之间这缘分还真是不浅,就是不知道这种缘分对于他们双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郭路把心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了下去,顺着周小米的话道:“商人嘛,重利是本性,无可厚非!可是我们少东家跟周姑娘之间,可不仅是合作关系这么简单。要知道周姑娘你可是我们少东家的救命恩人!就冲你的这份恩情,我们就该义无反顾的帮忙。”

周小米伸手打断了他的话,“郭掌柜这话,我可不敢认同。在商言商,如果你们只是想报救命之恩的话,那么这合作的事儿就算了吧!”跟云霆霄合作,是周小米做的最迟疑的一个决定。她曾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样做真的好吗?

云霆霄是云国公府的大公子,周小米虽然不知道国公府里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光凭云霆霄两次被人追杀,而且追杀他的还是他身边的心腹这件事情来看,国公府的水很深。这位正牌嫡出的大公子好像并不受宠!他都多大了,别人还叫他公子,而非世子,从这一个称呼上,周小米就大概能判断出一些事情。

确实,云霆霄是个很有背景的一个人,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一趟浑水,虽然不会像剧烈毒要那样要人性命,但一旦沾染上,倒霉是一定的。

周小米曾经考虑很久,眼前这根大树或许并不适合她们一家。但是后来她反复思量了几回,觉得哥哥们需要一条出路,需要一个机遇。云霆霄或许不是他们的出路,但他也许能给哥哥们提供一个机遇。不论是读书也好,习武也罢,哥哥们最终的目的是想要出人头地,光耀门楣!小富即安的生活,已经不再适合他们家的发展方针了。他们无缘认识什么大人物,靠自己的努力或许可以出人头地,可是寒门之子想要博取一个出身,那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儿啊!

周小米不是一个真正的九岁孩子,她知道想从一个人吃人的社会的最底层爬出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儿。

云霆霄就是一个意外,一个猛子的扎了进来!周小米也不是想存心利用他,她就是觉得一切都来的那么寸,恰到好处,顺理成章。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就是不知道是善缘还是孽缘。

“好一个在商言商。姑娘年纪不大。但凡事都能看得透透的,郭路佩服。”郭路直到现在,才算是不把周小米当孩子看了。没办法,虽然她的年纪小,可是做事实在老辣,郭路没法再把她当成一个孩子看。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掖着藏着的了。”郭路想了想。才道:“还是那句话。我们愿意帮着你们周家在林家集镇打开局面,把周家的铺子开起来。具体的运作,我们还要在商量。明面上,周家铺子的所有生意都由你们一手打里,私底下,我们帮你解决那些不长眼睛的人。”

郭路现在完全是把周小米当成了大人。把她当成了是合作伙伴,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比较直接。不在像过去一样,说一半留着一半。

有了郭路这话,周小米心里就有底气了,“郭掌柜。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按我的意思,这铺子的启动资金我们各拿五成。将来营利之后,五五分成。怎么样?”周小米觉得这样做是最公平的,周家人虽然劳心劳力,可是若是没有云霆霄他们撑着,这铺子也不一定能开起来!那些明里暗里的势力若没点顾忌,周家怎么能渐渐强大起来?所以周小米觉得五五分成是最靠谱的。

郭路摇了摇头,一下子就否掉了周小米的决定:“三七分。”

饶是自认老成持重的周小米听了这话,秀气的双眉也不由得微微拢了起来。

三七分?

姓云的胃口够大的!

郭路一看周小米的反应,就知道她误会了,连忙开口澄清道:“你别误会,我说的三七开,是指周家七,我们三。”

周小米双眸微睁,一道精光从眼中飞快的闪过。

周家的铺子要是全部开起来,利润那是相当的可观的。除了豆腐作坊,他们还有卤味坊,酒楼,这一年利润下来,绝对让人吃一惊。不说别的,光看林家的泰正兴和林记酒楼这两处的进项就知道了,东西卖得很贵,可是从来不缺销路,有钱人反而对这些东西趋之若鹜。

云霆霄对送上门的红利视而不见,主动要求减去两成利,这里头,可有什么她没想到的猫腻吗?

郭路也是个人精,哪里会不明白周小米有怀疑他们的用心啊!只是有些话,不好摆在明面上来罢了。人家都已经言明要在商言商了,他们又怎么好意思承认这两成红利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呢!

郭路微微想了一下,才道:“我认为我们拿三成是合理的。首先铺子里的事儿全都要交由你们来管,里外大小事宜我们都帮不上忙,这种事情是最劳心劳力的,能者多劳,利益方面自然应该最大化。虽然我们也是以资金入股,可是做吃食生意毕竟讲究配方用料,没有配方,一切赚钱的想法都是空谈。你们不但拿钱出力,最重要的是手里还有配方,这可是重头戏,就凭这个,你们也应该多拿两成。我这也是在商言商,为了我们长久的合作考虑。”

郭路说得很实在,也是实情。

周小米想了想,就答应了,她实在想不出来云霆霄和郭路只要三成利润的初衷,但是她相信他们不会图谋什么,因为周家还没有能让他们图谋的东西。

两个人很快答成一致,于是开始围绕着细节讨论起来。

开铺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况且周家要开很多间铺子,所要面对的都是复杂且费心神的问题,即使郭路和周小米都是做生意的人,熟悉生意上的流程,但这毕竟是一场合作,没有谁能绝对的主导。周家虽然有话语权和决定权,但是在大事上,他们必须也要征求云霆霄和郭路的意见,才能不落人话柄。

一番讨论下来,花去了不少时间。两个人边说边记,把要注意的事情都记在了纸上,时不时的补充几条,加上几句话,转眼天色就暗了下来。

周小米喝了一口水,把手里的纸章整理了一下,递给了郭路,才道:“郭掌柜你可以看一下,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我们再谈。”

郭路接过来粗略的看了两眼,方才道:“你年纪虽小,字写得却还不错,才读了两年书,能写成这样,非常不容易了。”

周小米笑笑,“郭掌柜快别说了,就这字哪里能见人!跟哥哥们比起来,我还差得远呢!”

郭路揉了揉额头,只道:“年纪大了,精神也跟不上了,周姑娘,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如我回去再看吧!等我看好了,再让人起一份契约,你也看看,等没有问题了,咱们再签。”

周小米自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她也知道,郭路怕是要把这些东西拿给云霆霄看一下,只是郭掌柜你才多大年纪,用年龄当借口真的好吗?

“好的,没问题。”谁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契约的事儿自然要谨慎一些好。

郭路把手里的纸揣好,刚要起身告辞,就听周小米道:“郭掌柜,不知道我拜托你的那件事,你查得怎么样了?”

郭路的身形一顿,紧接着就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那孩子的眼神太过清澈,隐隐还带着几分犀利,一看就知道眼眸的主人不好糊弄。他本来是要起身告辞的,结果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竟然又坐了回去。

关于那件事,郭路和云霆霄早已经答成默契,所以他便不慌不忙的思考了一下,才道:“关于这件事,我已经有了一些头绪,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你说。本来想再调查一下,等有些进展时再跟你说,既然你问,那我就把我知道的讲给你听。”

周小米觉得郭路这话似乎颇有几分深意在里头,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加快跳了起来,呼吸也放轻了,就怕错过了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郭路只道:“老实说,我根本什么都没有查到。在白河山,根本没有你爷爷,奶奶的任何信息。”

什么意思?

周小米不由得一愣,随即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用一副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郭路,似乎在向他确认什么似的。烈火直播平台下载

郭路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

周小米轻叹一声,一颗心犹如坠入了冰窖之中。(未完待续。)

ps:看到了大家的留言,见到有人关注,恕恕表示开心,有人弃文,恕恕表示不开心,不过理解。今天是除夕,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过大年。恕恕祝大家心想事成,阖家欢乐,万事如意,猴年发大财!么么哒。

Tags